儿童诗教学:立足儿童立场,为儿童的需要和成长而教

“教育者应该利用年幼的孩子们在生活中的这一‘诗的阶段’。不要忘记,在这个阶段,诗歌作用于儿童的思考和感情,成为强有力的一种教育的手段。毋庸赘言,诗歌能帮助孩子感知周围的世界,有效地促进孩子语言的形成。”丘科夫斯基的这段话充分说明了儿童诗教学之于儿童的教育和言语学习的重要性。研究表明,儿童诗的创作自19世纪以来,主要有两个立场,即歌咏儿童的立场和抒发儿童心声的立场。无论从哪个立场出发,儿童诗作家的创作都可以概括为“表达儿童”,而这种立足于儿童这一主体的表达,正好契合了儿童心理和言语发展的需要,暗合了儿童自身情感表达的需要,进而以发现、唤醒、分享、启发等方式促成了“儿童的表达”。因此,儿童诗是真正的儿童本位的儿童文学,“儿童立场”的童诗教学也就成为了必然的诉求。

研读儿童诗,破解儿童诗“表达儿童”的密码

对文本进行科学、适切的教学解读,是教师引领、陪伴学生在课堂上与文本展开有效对话的基础。不同的文本具有不同的特质,其教学价值体现在与文本特性紧密相关的具体读写目标当中。而同一类的文本,在语文学习当中,无论是习得阅读策略还是领悟表达方法,都具有共性的一面。正如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在“学段目标与内容”中隐含的定位,阅读教学必须具有文体意识,不同的文体隐含着的“语言文字运用”的密码是不同的。儿童诗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学体裁,它在“语言文字运用”上隐含着怎样的秘密呢?破解儿童诗的言语密码,一般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

1、儿童的意象

儿童诗是“表达儿童”的,所以要求诗歌中蕴含的情感必须从儿童心灵深处抒发出来,逼真地传达出孩子们那种美好的感情、善良的愿望、有趣的情致,以激起儿童情感上的共鸣。儿童诗以形象来表达情感,但儿童诗有别于儿歌,儿歌的形象直接而具体,儿童诗的形象表现为一种“意境”,“象”中寓“意”,是为“意象”。儿童诗的意象是儿童能够直觉的、心领神会的艺术形象,它或托物言情,或借景抒情,主观思想十分鲜明。如《我想》:“我想把小手 /安在桃树枝上/带着一串花苞 /牵着万缕阳光 /悠呀,悠——/悠出声声——春的歌唱”——这里的“小手”“花苞”富于抒情主人公主观的感受和想象力,“悠呀,悠——/悠出声声——春的歌唱”明显表现的是一种物我两忘的美好境界。

2、儿童的独白

    什么是儿童的独白?维果茨基说:“书面言语和内部言语代表独白;而大多数情况下口头语言则代表对话。”他还说:“比较而言,独白是一种复杂的结构;可以从容不迫地和有意识地进行语言的精心组织。”简单地讲,儿童诗的独白,强调的是儿童诗语言的沉思性、含蓄性,是一种意蕴丰厚的、儿童言语思维的“言外之意”,需要读者“沉吟体悟”。如“柳树跟孩子们玩耍了,/玩着玩着,/小朋友们,长高了......”(《柳树醒了》)这首诗语言活泼,看似浅白,但诗句中蕴含的情趣需要顿悟或静静品味,才能深得个中滋味。读者,尤其是儿童,需要调动内在的言语结构以及对生活的诗性敏悟才能领会其间蕴含的意趣。再如《心》:“妈妈是大人/个头比我大/可是/妈妈的心好小/因为妈妈说/满心都是小小的我/我是个娃娃/个头还很小/但是小小的我/心很大很大/因为我的心里/装了妈妈也不会满”——整首诗完全是儿童的诗性独白,诗人将儿童诗性的灵感用朴素而细腻的语言形象化,让人读后或会心一笑,或静静回味。

3、儿童的修辞

“情欲信,辞欲巧”,诗歌是离不开修辞的。儿童诗当然也离不开修辞。与成人诗的修辞不同,儿童诗运用的是与儿童形象思维密切相关的修辞方式,如比喻、拟人、借代、对比、夸张等,还有“图画”(通过将诗句形象化地排列,以强化想象和感受)。之所以将儿童诗中常用的修辞称为“儿童的修辞”,因为这些修辞都是想象力的产物,是儿童言语思维世界的本真形态。如《一株紫丁香》:“夜深了,星星困得眨眼,/老师,休息吧,/让花香飘进您的梦里,/那梦啊,准是又香又甜。”“星星困得眨眼”是儿童的拟人修辞;“那梦啊,准是又香又甜。”是儿童的直觉想象中的通感。再如《磨刀石》:“月亮把夜天/当成一块/蓝幽幽的/磨刀石/磨亮了镰刀/她就要去收割/像麦粒一样成熟的/满天的星星了”——“夜天”像“蓝幽幽的磨刀石”,“月亮”像“镰刀”,而“星星”就像成熟的麦粒,正是这形象的、儿童眼中的自自然然的比喻,让这首诗独具一格,韵味无穷。

4、儿童的发现

儿童的发现有两层意思,一是指儿童诗作者对儿童生命、儿童世界的发现;一是指儿童以其特有的生命方式对世界的发现,表现为率真的童趣。这两种发现都是儿童诗参与儿童精神世界建构的必然诉求。如《游戏》:“‘小弟弟,我们来游戏,/姐姐当老师,/你当学生。’/‘姐姐,那么,小妹妹呢?’/‘小妹妹太小了,/她什么也不会做。/我看——/让她当校长算了。’”校长什么也不会做,这完全属于儿童的“发现”,它不符合事实,却充满了童趣。再如《篱笆那边》:“篱笆那边/有草莓一棵/我知道,如果我愿/我可以爬过/草莓,真甜!/可是,脏了围裙/上帝一定要骂我!/哦,亲爱的,我猜,如果他也是个孩子?他也会爬过去,如果他能爬过!”诗人从儿童的角度去思考,去发现,世界就如同那“真甜”的草莓,孩子忍不住去摘。问题在于,大人们总是以各种理由阻止孩子“犯错”。而诗人从孩子的立场出发,更敏锐地发现:“如果他也是个孩子/他也会爬过去,如果他能爬过!”这样,儿童眼光的在场,使诗歌的象征意义充满了儿童化的情趣和韵味。

立足“儿童本位”,开展儿童诗教学
1、让学生经历自我发现之旅

儿童诗教学,也就是童诗教育,是语文或者说文学对生命的启蒙教育。而这种教育的实现,必须也只能用儿童自己的方式,即儿童的自我发现。

每一首优秀的儿童诗中都有真实的儿童存在,这是儿童诗的特性决定的。儿童诗作者以儿童的眼光去发现,以儿童的心灵去感受,运用儿童的语言(诗的语言)对儿童生活进行形象抒写和表现。如《四季》:“雪人大肚子一挺/他顽皮地说/‘我就是冬天。’”诗中的雪人不就是顽皮的儿童自己的形象吗?诗人写下这样的诗句时,看到的是自己的童年;儿童诵读这样的诗句时,发现了自己就在诗中。学生阅读这样的儿童诗,只有经历一个完整地自我发现之旅,才能真正入情入境,还原并融入诗歌意象之中,实现言语生命的自我建构。

让学生经历自我发现之旅,就是要让学生经历真实的、属于自己的儿童诗阅读过程,教师不能先入为主或过度介入。学生打开一首儿童诗,一句一句地用心读下来,于诗歌形式当中,会自然而然地发现优美的节奏和韵味;于诗歌形象当中,往往会不知不觉地发现一个真实的自己。所以,和学生一起走进儿童诗的意境,教师只需在学生读到兴味盎然时,迎着学生的兴致聊聊学生的发现和感受。例如,教学儿童诗《我想》,先让学生自由地读,自主地思,当学生读到情不自禁或心领神会之状时,教师再引导他们谈一谈:反反复复,用心用情地读着这首儿童诗,你现在最想跟大家分享的感受是什么?

2、用“儿童的表达”促进儿童的表达

儿童诗中“儿童的表达”指的就是上文所讲到的“儿童的意象”“儿童的独白”“儿童的修辞”“儿童的发现”等,是符合儿童心性,指向儿童心灵,契合儿童言语生命形态的表达。所以,利用儿童诗的这种特性来促进儿童表达能力的提升,是儿童诗教学的应然选择。

对应儿童诗“表达儿童”的“密码”,在儿童诗教学中促进儿童的表达,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1)“意象”融通,以情激思。金波的《如果我是一片雪花》这样写道:“如果我是一片雪花,/我会飘到什么地方去呢?/飘到小河里,/变成一滴水,/和小鱼下虾游戏。//如果我是一片雪花,/飘到广场上,/去堆胖雪人,/望着你笑咪咪。//如果我是一片雪花,/我飘落在妈妈的脸上,/亲亲她,亲亲她,/然后就快乐地融化。”简单的引导、对话,学生便能从诗歌意象中明白雪花的快乐和善良,感受到这世界中生命的奇妙。学生读懂了“雪花”形象,情感便产生了共鸣,对“象外之意”的领悟便自然转化为“意内之象”,相似意象的表达与塑造也就水到渠成:“如果你是一片雪花,你会做哪些美妙的事情呢?”果然,学生的“创作”让人拍手称快:“如果我是一片雪花/我会飘落到小草身旁/跟种子一起做游戏/让干枯的小草不在寂寞//如果我是一片雪花/我愿飘落到白杨树的枝干上/等待绿叶/开心地冒出来//如果我是一片雪花/我愿落到爸爸的肩上/亲亲他,亲亲他,/然后/再温暖地/融化”。

(2)感受意蕴,以智启思。“诗言志,歌咏言。”对于成年作者来说,儿童诗是沉思的结晶,而对于儿童来说,儿童诗就是儿童诗性智慧的自然流露。儿童诗的“独白”实质上是一种意蕴丰厚的、儿童言语思维的“言外之意”,充满了顿悟式的儿童智慧。例如,“阳光从脚尖悄悄爬上膝盖,也想看‘黑旋风’水战‘浪里白条’。”(《街头》)这样的表达,正是儿童自然状态下的言语思维,比如儿童会这样描述挂着露珠的花朵:“花儿开心得笑出了眼泪。”所以,我们要善于运用儿童诗中的这种“独白”,唤醒学生的诗性思维,鼓励学生智性地表达。

学生诵读金子美玲的《心》后,充分感受了“大”与“小”的独特意蕴,很自然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太阳/是最胆小的/看见比自己小的星星、月亮/就一溜烟儿地跑了/还要拉着我们/一起逃回家”。儿童的这种“独白”需要的往往不是学习,而是唤醒与激发,教师要有意识地引导学生从儿童诗中感悟其言语思维的智慧,从而受到启发,释放自己心中的“诗”。

(3)品味修辞,放飞想象。没有修辞,便没有诗歌;没有儿童的修辞,便没有儿童诗。修辞不是理性的产物,而是想象的结晶;对于儿童而言,修辞是其认识世界和言语思维的一种本真方式。阅读真正的儿童诗,品味诗中的修辞,需要的是童真和敏感。儿童诗教学要呵护这份童真,珍视这种敏感,从而保证儿童敢于、善于、乐于运用属于自己的修辞方式来表达,来创作。

    儿童诗中,像“星星困得眨眼”这样的拟人修辞,“那梦啊,准是又香又甜。”这样的直觉想象中的通感比比皆是。再看朱邦彦的《稻田》:“稻田/这本书/风好爱翻/太阳好爱读//风翻来翻去/太阳一读再读/一直读到——/熟”。这里有拟人,还有双关,想象力之丰富,修辞运用之巧妙,都是儿童心所向往、心领神会的表达之美。引导儿童品味儿童诗的修辞,其实就是唤醒自己的想象和言语直觉,他们的创作便自然展现出修辞之美,想象之趣:“蓝天妈妈心情古怪/有时晴/带着太阳从早逛到晚/有时阴,/把白云骂得脸色发青/有时雨/把太阳关家里做作业/自己却还哭个不停”。

(4)展示自我,抒写真情。儿童诗是属于儿童的,因为其中隐含着“发现儿童”和儿童自我发现的秘密,能够直抵儿童的心灵,引起儿童情感和认知上的共鸣。儿童诗教学中用“儿童的表达”来促进儿童的表达,仅仅从形式的角度入手是不够的,根本的还是要触动儿童的情感世界,让儿童用一颗本真的心来感受世界,用纯净的眼来发现世界,然后才能用诗来表达,来倾诉。

“我是一个了不起的巨人/高高坐在枕头山岗上/静静俯视我的平原和峡谷/还有整个床上的大陆”。(斯蒂文森《床上的大陆》)读着这样的诗句,想象着这样的情景,有哪个儿童不会发出会心的微笑——这不正是他们曾经或者正在拥有的游戏吗?所以,抓住时机,鼓励儿童也用自己的眼光来阅读身边的事物,这样的诗句便从儿童的笔尖流淌出来:“太阳/是个小宝宝/因为/他每天起床/都要公鸡/一遍又一遍地喊/哈哈/就像我一样”。或者让儿童写写自己的诗意生活,这样的儿童诗自然在表达儿童的诗意存在:“爷爷的爱/是准时的接送/奶奶的爱/是喷香的鸡腿/爸爸的爱/是严厉地检查作业/妈妈的爱/是重复的叮咛//我的爱/就是让他们都高兴”。或者引导儿童诗意地表达童真童趣的沉思:“你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不听线妈妈的劝告/啪/线断了/是不是太调皮了/才闪了腰?”

总之,儿童立场的儿童诗教学,无论是赏读还是仿写、创作,教师眼中、心中都要有真实的、活生生的儿童,要运用儿童的方式展开教学活动,把儿童诗“还给”儿童。